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三十七章 绑架张雅(上)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8 17:18:47 作者: 郭飞宇

  郭飞宇处理完飞宇帮的事儿已经到了中午,他开车去学校。张雅下课后和平时一样来到学校的大门口等着郭飞宇陪她吃午饭。

  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停在了张雅的面前,从车上下来三个穿着黑西装带着墨镜的人,他们抓住张雅的胳膊就往车里拽,张雅刚要开口喊救命,一个人将手里的毛巾捂到了张雅的嘴上,张雅感觉到一股刺鼻的气味从鼻腔钻进了脑袋里,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三个人迅速把张雅推到车里,奥迪车飞速离开了一中的门口。

  奥迪轿车离开不到一分钟郭飞宇开车到了学校门口,张雅每天都等在学校门口,今天却没出来,郭飞宇的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儿,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张雅的号码,“嘟!嘟!”的声音一直响着就是没人接。一丝慌乱袭上了郭飞宇的心头,他把车停到学校的停车场,飞身跑进教学楼,来到教室里也没看见张雅。

  郭飞宇皱起了眉头,他掏出手机又拨了一次张雅的号码,结果还是没人接。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,吃午饭的同学陆续回到教室,郭飞宇问遍了所有的同学都说没看到张雅。

  “老大,你这愁眉苦脸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刚进教室门的吕晓飞扯着嗓子问道。

  心如乱麻的郭飞宇见吕晓飞和韩伟走了进来,焦急的问道:“晓飞,伟子,你们见没见张雅?”

  “老大,大嫂没和你在一起呀,怎么会呢,我和晓飞还在学校门口看见她等你呢。”韩伟挠着头道。

  郭飞宇听了韩伟的话脑袋里嗡的一声,一只拳头砸在了课桌上,拳头与课桌的撞击声把教室里的同学吓了一跳。

  “张雅一定没事的,她一定不会出事。”郭飞宇喃喃的自语道。他给张雅的家里打了电话,张雅也没回家。

  郭飞宇眯着双眼,一股阴冷的气息弥漫了他的全身,他拨通了曹虎的电话号码,“喂,曹虎,张雅失踪了,你马上调动帮里所有的人,就是把H市翻过来也得把张雅找到。”

  张雅的失踪引起了轩然大波,飞宇帮的人在H市的各个角落里搜寻着张雅,高速公路、火车站、飞机场都受到了严密监视。郭飞宇开车回到了飞宇集团的总部,他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边,张强、王涛、曹虎、江伟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。

  郭飞宇的双眸里闪着寒芒,张雅在他的心里比他的生命还重要,谁要是敢动张雅一根汗毛,他一定让那个人不得好死。

  “少主,你放心张小姐一定没事的。”张强小声的道。

  “哎!希望如你说的一样。”郭飞宇叹了一口气道。

  一阵手机的铃声从郭飞宇的裤兜里传了出来,办公室里的人都一脸紧张的盯着郭飞宇的裤兜,郭飞宇忙掏出手机一看是张雅的号码,欣喜和激动一起涌上了心头,他的手都有些微微发颤,“喂!雅儿!是你吗!”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,“哈哈哈,郭飞宇想不到吧,你马子在我手上,你如果还想见到她就乖乖听我的话。”郭飞宇沉吟一下问道:“只要不伤害雅儿,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条件。要是雅儿出了任何问题,我会杀光你的全家。”“郭飞宇你小子还这么狂呀,听好了,南郊有一个废弃的锅炉厂,你去那就可以见到你心爱的人了,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,不然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张雅了。”手机里传出了“嘟!嘟”的声音,对方已经挂断了。

  “董事长,怎么回事?”曹虎小声问道。

  郭飞宇看了一眼身边的四个人,说道:“有人绑架了张雅,对方要我一个人去南郊的锅炉厂。”

  “少主,那里肯定有危险,我带二十四铁卫和少主一起去。”张强焦急的道。曹虎、王涛、江伟也不住的点头。

  “去,是去定了,张强你带着二十四铁卫在我走五分钟后再去南郊的锅炉厂,具体细节你要把握好,我不想张雅有任何闪失。”

  张强见郭飞宇去意已决,只好点头说道:“是,少主,少主一定要小心。”

  郭飞宇出了飞宇集团开车直奔南郊那个废弃的锅炉厂,银白色的威龙跑车就如闪电一般在马路上一闪而过。十多分钟后郭飞宇的跑车驶进了锅炉厂的大院里,郭飞宇下车仔细观察着四周的环境,由于锅炉厂倒闭多年高大的厂房显得破旧不堪,最大的一个厂房门口停着六辆奥迪轿车,五个穿着黑西装带着墨镜的人在厂房的门口来回巡视着。郭飞宇嘴角挂着一丝冷笑迈步走向了那个厂房。

  在厂房门口巡视的几个人掏出枪指着郭飞宇,其中的一个人说道:“小子,你就是郭飞宇吧,我们少爷在里边等着你呢。你先站着别动,我搜搜你的身。”他说完话把枪别到了腰里,双手从郭飞宇的胸脯一直摸到脚腕。

  “你可以进去了。”那个人道。

  郭飞宇走进了厂房,宽敞破旧的厂房里站着三十多个人,他们手里的枪都指着郭飞宇,当郭飞宇看到站在对面的周亮时一抹杀机在他的眼里一闪即逝。

  周亮笑嘻嘻的看着郭飞宇,得意的说道:“喂,小子,这次怎么不狂了,你再狂呀。”

  “飞宇!你快走别管我!他想杀你啊!”张雅对着郭飞宇大声的喊道,晶莹的泪珠顺着张雅的脸颊滚落下来。周亮的两个手下死死抓着张雅的肩膀。

  周亮回手一个耳光打在张雅的脸上,嘴里狠狠的骂道:“贱货,叫什么叫啊!今天你们这对儿苦命鸳鸯都得死在这儿。”

  郭飞宇看到张雅被打心就像针扎一样的痛,他咬着嘴唇紧握双拳,盯着周亮的双眼发出了慑人的光芒。

  “给我把这小子先打残了,然后我让他欣赏一场好戏。”周亮淫笑着道。

  周亮身后的几个手下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木棒,走到郭飞宇身边抡起木棒砸向郭飞宇,郭飞宇没有躲闪,任由木棒砸在身上。

  “飞宇!飞宇!你走啊!你别管我,我求你了。”张雅扭动着身子哭着喊道,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挣脱肩膀上的那两只手。

  周亮一只手揪住张雅的头发,把张雅拉到了他怀里,另一只手在张雅的胸脯上不停的揉捏着,面目狰狞的吼道:“郭飞宇你看到没,你的女人在我怀里,你能把我怎么样,有种过来杀了我啊!”

  郭飞宇双眼通红的盯着周亮,他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用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说道:“周亮,我必杀你全家,连你家的一条狗都不会放过。”

  周亮听了郭飞宇的话就感觉全身凉飕飕的,头皮也有点微微发麻,他厉声吼道:“本少爷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,给我打,往死了打。”